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xbsiprwndp 新手上路

镇江毛衣公安大案侦破记--一天两夜(1)

1 / 184

1

主题

3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21-5-1 08: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全文共7293字,阅读大约需要41分钟

5月初,江南古城,繁花尚未落尽。夜晚,安步在老街,不时碰见卖唱的艺人。一把木吉他,一曲忧伤魅惑的旋律,一段诗意浓浓的歌词,再添上几位立足相听的路人,倒也可以模拟出异乡休闲游乐的幻觉。

“老季,你听听,这情调,值得的吧。”席亚宇有点自得,右手肘撞了撞季平的左胳膊。

“你劲头真大,年轻就是好。我可是半拉老头子了,我们不在一个频道上。”季平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

2018年5月1日下午5点从镇江毛衣动身,向着东南偏向,一路高速,早晨9点半到达浙江毛衣省毛衣嘉兴毛衣市嘉善县。担忧“五一”时代高速拥堵,席亚宇和季平都没敢在路上好好吃顿晚饭,仅仅在办事区加油时买了几个面包。还好,一路顺畅,虽然比常日一般速度慢了半个多小时,但没有碰到大拥堵,顺遂到达目标地。安置下来以后,席亚宇就拉着季平上街走走,一来他早就听闻嘉善是西塘古镇地点地,自古富贵,恰好转转,减缓下远程奔走的疲惫;二来也是肚子提出抗议了,无妨到街上找家小吃店,好好品味一下异乡的味道。

看着季平一副想睡觉的样子,席亚宇也就撤销了继续逛街的动机。回到宾馆后,季平倒头就睡。席亚宇却翻来覆去,怎样也睡不着。关键一战行将打响,无言的兴奋,搀杂着一丝丝莫名的忐忑,让这位年轻的治安警久久不能入睡。

让席亚宇和季平放弃“五一”长假,连夜出差的是镇江毛衣市公安局副局长范存建。究竟是怎样告急的警情,让他俩连“五一”也得奔走在外呢?

1、江边淤泥

2018年5月1日下午4时,镇江毛衣市公安局京口分局。

“从我们今朝把握的证据来看,不管污泥的来历,还是找船运输、找码头停靠倾倒,都触及一个关键人物。各种迹象表白,只要找到这小我,才能解开本案的一切‘谜团’。这小我不到案,本案就办不美满。我们刚刚分析出一条关键线索,还要请带领决计,能否立即采纳行动。”镇江毛衣市京口区副区长、京口公循分局局长姚恒清在传递一路复杂的刑事案情后,抛出请示。

预会的最高带领是镇江毛衣市公安局分管副局长范存建。这份材料他已经不知翻过几多遍,人物姓名、案件情节、关联关系无不了然于心。这条线索能否有用,他还在思考着。他看了一眼姚恒清,笑了笑,没有措辞,把脸转向坐在左侧的徐兴武。

徐兴武,镇江毛衣市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支队长,持久处置公安刑侦工作。这起案件让这位“老猎人”悬念已久。他感遭到范存建投递过来的眼光,果断摁灭手中的烟头:“近一个月以来,不但仅是京口,丹徒、新区也连续发生类似案件,经过我们串并分析,应当是同一伙人所为。现在多起案件的指向比力明白,倡议立即采纳行动。”

范存建把手中的签字笔转了几圈,说道:“好,从大师的讲话看,思惟比力同一。我们希望此次能有一个最好的成果,但也要做好线索不准、需要持久作战的预备。请京口分局放置好专门职员,立即展开线索查证工作。”

“是!”姚恒清接到指令后,回答得清洁利索。分局治安大队行动队队长席亚宇和队员季平,是姚恒清派出的两名得力干将。

这一刻,范存建期待已久。他清楚地晓得,一旦这名怀疑人到案,那末近一个月来,他构造的这场情况犯罪“狙击战”将顺遂收官。但同时他也晓得,要想取告捷利,能够要面临无数的急流险滩,绝非易事,由于外省多地警方也在找这小我,有些地方已经找了一年多,却仍然没有发现这小我的影子。镇江毛衣警方获得的线索能否确切,能否一击成功,这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时值“五一”小长假,看着身旁已连轴转了一个月的战友们,范存建是何等想让他们休息休息。可是战机稍纵即逝,哪能有丝毫懒惰!范存建狠了狠心,放出话来:“立马动身!”望着远去的汽车,他不由百感交集,连连深呼吸。

让范存建和他的战友们悬念不已的案件缘于2018年4月6日早晨10点多的一个告发电话。

“你们是谏壁派出所吧。我告发个事,有人正在鼎胜新能源公司北边的空地上倒污泥,你们快来看看呢。”


这通电话让值班民警张宇不由心头一紧。比来,他听说有人从外地往镇江毛衣运输污泥,但消息很模糊,没有具体时候,也没有确切地址。张宇想着这事也归城管负责,就没有多往心里去。现在,大众的告发电话打了过来,地址明白,“活”还正在干着,岂能坐视不管?张宇立即向值班所带领报告情况,随后和同事吉星一道,驾车赶往鼎胜公司。

不多一会儿,张宇和吉星赶到鼎胜公司四周。刚下车,一阵恶臭劈面而来,使人作呕。张宇和吉星不由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味道?这是那里来的?三个大大的问号,打在了他们心头。

一车,又一车,还是一车……三辆渣土车正轮流开进这块空地。“轰”的一声,一车污泥倒在空地上,渣土车随即开走,装货,再进来倒泥。张宇和吉星在旁边观察了一段时候,决议果断脱手。

“来,全数给我停下来。”瞅着三辆渣土车都在空地上确当口,张宇上前叫停。

“差人啊,你们这是……”一张胖脸从一辆渣土车的驾驶室里伸了出来。

“我们是谏壁派出所的。这泥哪儿来的?”

“永和码头上拖的。”

“你们晓得这是什么泥吗?”

“不晓得。有人让我们拖,我们就拖了,给钱就行。”

“给钱你们就什么都不问啊。这泥味道这么大,你们也拖?”

“污泥嘛,城市有点味道。”

这时,别的两名驾驶员走下车来。其中一小我嘟哝着:“不外,此次的味道是有点大。”

“不是有点大,是相当大。行了,你们临时也别拖了,跟我们到派出所,把情况谈谈。”张宇以为,这件事绝对不会只是倾倒污泥这么简单,必须得观察清楚。

趁着张宇和驾驶员讲话的功夫,吉星往所里打了个电话,简要报告现场情况。所带领的意义也是让他们把驾驶员带回所里好好问问情况。

“我们又没有犯罪,是人家让我们拖的,我们不去。”

“叫什么叫?派出所观察情况,你们必须配合。”张宇嗓门一提,驾驶员立马不措辞了。


观察获得的情况并不复杂。这三名驾驶员都是由一个叫史云的人所招聘,当天早晨7点半起头,从永和码头一艘装载污泥的停船上卸泥,然后倾倒到鼎胜公司北侧空地上。他们前前后后一共倒了19车。至于这船是什么地方的,这泥是什么泥,三名驾驶员一问三不知。

在张宇、吉星进一步伐查驾驶员的同时,所带领立即派出另一路警力赶往永和码头。但是到了码头,大师失望至极,哪有驾驶员所说的污泥船!难道发觉异常,污泥船被开跑了?

黝黑的夜幕下,一堆污泥静静地躺在码头上,散发出阵阵恶臭。这刺鼻难闻的味道不竭地刺激着民警的神经。

“这应当不是一路简简单单的私倒污泥的案件!”谏壁派出所第一时候向京口公循分局值班带领做了情况报告。

“请治安大队立即介入,由行动队派出专人到派出所介入观察,看看到底什么情况。”分管副局长蒋锡宇向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王文皓和行动队队长席亚宇发出办案指令。

近年来,随着镇江毛衣经济社会的快速成长和群众大众生死水平的不竭提升,老百姓对生活品格的要求越来越高,吃得安心,用药平安,喝上清洁水,呼吸上新颖空气,成为大师最质朴的愿望。食品药品与情况平安,逐步成为社会关注、大众关心的严重民生题目。

为进一步加大冲击整治力度,保护食品药品和情况平安,2016年,镇江毛衣市公安局建立食品药品与情况犯罪侦察支队,专司构造、指导、调和全市食品药品平安范畴犯罪案件的侦办。而到了区级分局,本着精简高效的原则,食药环侦职能合并到治安部分,在京口分局,就由治安大队行动队承接此类案件。

接到局带领的指示后,王文皓立即与派出所通了电话。初步领会案情后,王文皓要求派出所先控制住码头老板万家东和渣土车店主史云。

谏壁镇位于镇江毛衣市东郊,距市中心13千米,北依长江,素有镇江毛衣“东大门”之称。京杭大运河与长江在这里热烈拥吻,构成江河交汇“十字”黄金水道。谏壁镇交通发财,码头众多,职员庞杂,历来就是警方关注的重点。

永和码头位于京杭大运河西岸,这段运河又被称为“苏南运河”,货轮日通行量达六七百艘。百舸争流,很是忙碌。永和码头老板万家东,35岁。码头上为什么会出现污泥?只要找到他才能搞大白。

第二天一早,吉星找到万家东住处,却是“铁将军”把门。转了一成天,直到早晨10点,吉星才在永和码头找到万家东。万家东醉醺醺的,措辞舌头直打卷,底子没法子接管观察。在其家人的包管下,吉星让万家东先回家休息,好好醒醒酒。

天光放亮,万家东酒也醒了。他自动来到谏壁派出所。

“酒醒了?”吉星笑着问道。

“醒了,醒了。昨天喝多了,欠美意义。”万家东双颊微微一红。

“晓得为什么找你吗?”

“晓得,家里人和我说了,是由于永和码头上倒了很多污泥的事。”

“把整件工作说下。”

从万家东口中,吉星得知了工作的后果结果。2018年2月,经过微信朋友圈,万家东熟悉了一个叫张步涛的人,几次交换以后,万家东承接起张步涛从外地河运而来的污泥。每次污泥运过来,都在永和码头下货。下完货,船间接开走。万家东找到“下家”史云,由史云构造联系车辆,将污泥运到偏僻场地不法倾倒。

4月9日薄暮5时许,按照万家东供给的线索,民警找到了史云。史云报告的情况相差无几。

此前未几,新区、丹徒等地连续发生过不法倾倒污泥案件。污泥来历,一向没有查清。此番并案侦察,这些污泥大多是从永和码头输送出来的。

张步涛是谁?这批污泥是从哪儿来的?污泥的首要成份又是什么?一个又一个谜团,等着办案民警去揭开答案。

张步涛,成为全案能否顺遂侦破的关键人物。

2、迷雾重重

倾倒在空地上的污泥,究竟包括哪些成份?经情况庇护部南京毛衣情况科学研讨所认定,污泥里别离含有锌、铜和镍、镉等有毒有害重金属。

稍有理科常识的人都晓得,重金属不能被土壤微生物所降解,重金属超标,会对土壤形成严重净化。一旦积累,转化为毒性更大的甲基化合物,甚至能够经过食品链以有害浓度在人体内积蓄,从而风险人体健康。

随着社会经济的飞速成长,产业企业若何处置固体烧毁物,成为一大焦点题目。经过正当的正规渠道集合处置,凡是每吨处置用度在600-700元。为了节俭本钱,少数不良企业动起了歪脑子,采用“发包”形式,招聘社会职员不法倾倒固体烧毁物。

倾倒在鼎胜公司北侧空地上的污泥,即是一种最为常见的固体烧毁物。土壤一旦被重金属严重净化,有害物资不但会渗透至地下水,而且这片地盘50年左右不能种庄稼。

从江苏毛衣省毛衣公安厅传来的信息表白,除了镇江毛衣,怀疑人张步涛还涉嫌在江苏毛衣省毛衣内其他城市,以及省外南昌毛衣、九江毛衣、芜湖毛衣等部分城市不法倾倒污泥等有害物资。很多地方早已盯上了他。可是张步涛相当狡猾,反侦察认识极强,平常行迹不定,这给抓捕工作带来极浩劫度。

难度越大,越能激起办案民警的斗志。围绕张步涛的行迹,省内省外很多城市正不谋而合地紧盯不放。这是一场无形的擂台赛。哪家越早发现线索,就能越快采纳行动,从而夺得这一系列案件侦办工作的“花魁”。

在这起案件里,年仅34岁的席亚宇被京口公循分局党委寄与厚望。刚入行时,席亚宇还是一片懵懂。经过在刑侦一线几年的锤炼,席亚宇将自己所学专业理论常识与办案理论经历相融合,构成了灵敏的认识和独到的看法。现在,他已从一个“小菜鸟”长大为侦察究案的妙手,由于在分局工作才能突出,被赋予治安大队行动队队长的重任。

案件下一步何去何从?席亚宇堕入寻思。从4月6日接案起,案件侦破一向非常顺畅。出格是怀疑人万家东、史云相继归案,更是让大师信心百倍。可是现在,“张步涛”成为了绵亘在破案门路上的不明障碍物。想推,却不知从何动手;想绕,却总也没法绕开。虽然各级带领每次询问案件停顿时,总是激励,没有敦促,但席亚宇越发感觉肩头的担子加倍繁重。

4月22日一早,又熬了一个彻夜的席亚宇翻开办公室窗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一夜,他仔细梳理卷宗,排查线索,比对数据,仍然没有收获。望着远处渐次发白的天气,心情有些焦躁的他不由哼起了风行歌曲《齐天》:

谁给我个信仰,春未了月相照,故意打搅。

惋惜风早相见不巧,天气刚刚破晓。

紧箍还没做好,我还能浅笑,爱恨忧怖成满眼迷雾。

十万雷霆颤动乾坤,却不能将我禁锢;

百万天兵纵横捭阖,也休想让我克服……

“哟,大歌星,一早就练嗓子啊。”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陪伴着一阵开朗的笑声。头也不用回,席亚宇就晓得是队友季平来了。

季平比席亚宇年长快要20岁,从年龄上来说,是席亚宇的叔叔辈。但他“降尊纡贵”,对席亚宇一口一个“老弟”。用季平的话来说,在分局,上至50多的,下至刚入门的,他均以“老哥”“老弟”相当,大师都是打拼在一线的好兄弟、好战友。看到席亚宇这阵子经常熬夜,季平特地让妻子做了些好吃的,一早拎着赶到单元。

“昨天怎样样?”季平关切地问道。他感觉有需要分享队友的高兴,分管队友的忧愁。

“还没。”席亚宇的话显得很“精贵”,经常季平说上一大堆,席亚宇才回那末几个字,就像重拳打到棉花堆里。刚起头季平挺不习惯,时候一长,也就顺应了。

“嫂子的技术真是越来越赞了,代我感谢嫂子。”吃了早饭,补充完能量,席亚宇的话多了起来。

“你小子就是嘴甜。”

“我这可是实事求是。”

“那还不是我一向以来不断改进的效果啊。”见席亚宇夸奖妻子厨艺好,季平颇是洋洋自得。

“得,还是你的功绩。”措辞间,席亚宇坐回电脑眼前,继续寻觅“猎物”。

季平闭住嘴,不再言语。他晓得,这时席亚宇需要绝对的恬静,他需要在不计其数条数据中找出有代价的线索。偶然辰,一些很小很不起眼的线索,常常就是侦破全案的冲破口。正由于很小,很不起眼,略不留心,便能够消失在如海般的数据中……

时候一天六合曩昔,眼看就要到“五一”小长假了。街面热烈的氛围,被分局大院的围墙一隔,恍如和专案组没有丝毫的关系。案情迟迟没法推动,坐在电脑前,席亚宇的脸色越发凝重。

4月29日晚,整座城市已被浓厚的夜幕吞噬。墙上的挂钟指向10点。危坐在电脑前的席亚宇,又一次堕入寻思。下午妻子去外地出差,要两天后才能返来,季平也就没有回家,待在办公室陪着席亚宇。

张步涛前后两次联系万家东,用的是分歧的手机号码。每次完成“使命”后,张步涛的手机就再也没法买通,语音提醒“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张步涛频仍更换手机号码,明显是为了回避公安部分的冲击。他今朝利用的新号码是什么呢?

席亚宇越想越乱。他站起家,预备冲杯咖啡提提神。往身旁一瞅,持续办案10多个小时没有休息的季平,不知不觉间伏在桌面上睡着了。

像是被雷击中了似的,端着咖啡杯的席亚宇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张步涛之前利用过的手机号码虽说被销了号,通话记录总该查获得吧,从中能否是能排查出什么线索呢?

也许有点小兴奋,坐回座位时,席亚宇不谨慎绊到椅子,发出“哐啷”的声响。季平一个激灵,抬起头来。

“你怎样?没关系吧。”季平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关切地问道。

“没事。”席亚宇把椅子拉了拉,一屁股坐了下去。

“找不到就过天再说。你也30多的人了,此日天加班熬夜的,身材吃得消啊。明天好好休息休息,把自己放空几天。我跟你说,放空自己,那可是件很成心义的事。我前两天看到微信朋友圈里有段话,说的就是这个。我找找,你别急,我念给你听,噢,你一听,就大白了。”

季平舍不得拼命工作的战友,拿脱手机,连划界面,一口气说道起来:“在忙碌与疲惫共存的现代生活中,放空是一种最好的、必定的放松与解压的方式。一小我放空冥想时,他会临时阔别现实天下的烦嚣,摆脱繁重的心理负担,找转意灵深处的安静。你听听,说的多好,别为难自己。”

季平在说什么,席亚宇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此时他脑海里盘旋的满是张步涛已弃置不用的那两个手机号码。他决议第二天一早就去移动公司,顺藤摸瓜查下去。

第二天是“五一”小长假前的最初一天,陌头人流车流加倍麋集。单元可以告假、拼假或是“溜号”的“上班族”,早已驾车踏上了外出游玩的旅途。

“找到了!”下午回到办公室,席亚宇嗓门挺大,神彩飞扬。他已经好久没有这般兴奋了。

“什……什么,找到什么了?”季平有点结巴。

“找到一条线索,应当有用。”席亚宇一字一顿。

“真的啊。你这臭小子,吓我一跳。”季平给了席亚宇狠狠一拳。

“能够有用,但也能够没用。”坐回办公桌,席亚宇忽然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你这又是什么话?”季平被说蒙了。

“张步涛利用过的两部手机通话记录显现,他和一个浙江毛衣嘉善的手机号码联系频仍。这部手机的仆人叫徐静,是个女的。我想,找到徐静,极能够就能找到张步涛。”席亚宇不再卖关子,把“负担”全数抖了出来。

“这个线索很有代价,值得我们跑一趟。”京口公循分局副局长蒋锡宇向分局党委发出“请战书”。

5月1日午后,镇江毛衣市公安局副局长范存建、食药环侦支队支队长徐兴武特地赶到京口分局,听取情况报告。范存建以为,好不轻易才收集到这么一条有代价的线索,绝不能轻易放弃。哪怕只要百分之一的希望,也值得去尝试,争取能将张步涛抓捕归案。

没有人见过张步涛。席亚宇手里只要一张万家东供给的微信照片,像素不高,较为模糊,这是抓捕工作面临的一大困难。张步涛“嗅觉”相当灵敏,实施抓捕时假如侦察员经历不敷,或是所采纳的手段不得当,极能够风吹草动,半途而废。抓捕工作若何展开,成为大师会商的焦点题目。终极,大师分歧保举由办案经历丰富的席亚宇和季平前往嘉善,在先期展开侦察工作的根本上,相机实施抓捕。

5月1日晚,小席和老季就这样出现在了嘉善老街的陌头。

来自平安镇江毛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21-5-1 08: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佩服有这样的文笔,镇江毛衣网警[赞]人物刻画到位,以为在看小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