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kwcwttkwqb 新手上路

20世纪初,内蒙古毛衣是怎样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

0 / 596

1

主题

2

帖子

1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5
发表于 2021-5-8 06: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四活动爆发前,内蒙古毛衣已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内蒙古毛衣半殖民地化的的演变进程,大致上与全国同步,即始于19 世纪中叶,构成于20 世纪初。具体说来,沙俄对中国北方的侵犯是内蒙古毛衣社会半殖民地化的发端,英、法、美等西方列强以及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则对这一进程起到了推动感化。

沙俄的侵犯是经过迫使清政府签定一系列分歧等公约并付诸实施而慢慢实现的。这些公约包括:1858年的中俄《爱珲公约》和中俄《天津毛衣公约),1860年的《北京毛衣公约》,1862年的中俄《陆路通商章程),1864年的《勘分西北界约记》, 1881 年的《伊犁公约》,1896年的《中俄密约》,等等。

沙俄经过签定并付诸实施上述公约以及与之相关的章程、条约、界约等,前后侵占了蒙古地域以及与之相邻的140余万平方千米的中国国土,其中包括外蒙古乌里雅苏台将军所辖唐努乌梁海10 佐领、科布多参赞大臣所辖阿拉坦淖尔乌梁海两旗,以及西北厄鲁特蒙前人游牧居住的地域,并对蒙古地域构成了东、北、西三面包围之势。


沙俄还经过签定并付诸实施上述公约,掠夺了在蒙古地域的各种特权。首要有:

领事及领事裁判权 沙俄前后在库伦、乌里雅苏台、科布多设立了领事馆,并于 1911年将库伦领事馆升格为总领事馆,实现了从政治上控制蒙古地域的目标;

贸易特权 沙俄经过利用减税、免税和自在贸易方面的各种特权,使19 世纪60年月前仅限于来往经商的中俄通商贸易发生了质的变化(俄商萍踪遍及蒙古各地,俄国商品充溢蒙古地域的市场),根基控制了蒙古地域的通商贸易;

邮政特权 沙俄经过所谓的“合办”恰克图到北京毛衣的邮政线路(用度由中方负担,邮政大权却由俄方把握),构建起了一条经蒙古地域直达北京毛衣的“军事堡垒线”,实现了进一步对中国停止政治、军事渗透的目标;

金融特权 沙俄于 1895 年景立了权限极大的华俄道胜银行,并在满洲里、海拉尔、张家口毛衣、库伦、乌里雅苏台等地设立了分行。道胜银行代收中国的各类税收,经营与地方及国库有关的营业,铸造中国政府答应的货币,代还中国政府公债利息,承建中国境内的铁路、电线等工程,开采金矿,刊行货币,发放存款,根基控制了蒙古地域和东北的金融市场;

筑路特权 沙俄经过华俄道胜银行承建的中东铁路,从赤塔始建,由满洲里进入中国境内,经海拉尔、哈尔滨毛衣至绥芬河出境,毗连乌苏毛衣里铁路直抵海参崴,全长2800多千米,内蒙古毛衣境内为500余千米,1903年7月建成运营。经过构筑中东铁路,沙俄侵占了内蒙古毛衣4万余亩地盘及大片林地,并在铁路沿线设备司法机构,驻扎军队,推行自治。与此同时,扎赉诺尔煤矿和奇乾河、吉拉林金矿也落入沙俄之手。“银行加铁路”使沙俄对蒙古地域的侵犯步步加深。

沙俄还操纵民族题目停止侵犯活动,前后制定了旨在吞并蒙古地域的穆拉维约夫计划和巴德玛耶夫计划,在哈尔滨毛衣设立蒙务机关,以经商为名派遣多量特务潜入蒙古地域,以奉送礼物、供给枪枝弹药、赐与存款等手段撮合蒙古王公,制造民族冲突,煽惑民族割裂,普遍停止倾覆性诡计活动。辛亥反动爆发时,蓄谋已久的沙俄一手策划了外蒙古库伦“自力”、呼伦贝尔毛衣“自力”和东蒙乌泰叛乱。1912年末1913年头,又策划、批示外蒙古叛军向内蒙古毛衣策动军事打击,企图吞并蒙古地域的野心表露无遗。


英、法、美等西方本钱主义列强不宁愿落后于沙俄,纷纷借助于中英、中法《天津毛衣公约》《北京毛衣公约》赋予的特权,力图上游地向蒙古地域扩大侵犯势力。一是倾销商品,掠夺质料,实施经济侵犯。到19 世纪后半期,内蒙古毛衣地域的归化城、包头毛衣、张家口毛衣等首要城镇,以及乌里雅苏台、科布多等外蒙古的首要城镇,一度充溢了英、法、美等列强的商品。英商还大量收买羊毛、驼毛等畜产物,掠夺产业质料,使蒙古地域毛类畜产物出口量急剧上升。以羊毛为例,1875年出口仅41担,1885年激增至2万担,1895年到达2万担。二是实施宗教侵犯。1840年,法国天主教建立了蒙古教区。1864年,罗马教皇把蒙古地域划归比利时圣母圣心会传教。到1883年,共建立教堂230余所,分为东蒙古、中蒙古、西南蒙古三大教区。教会低价收买甚至强行并吞蒙古地盘,转而以入教为条件租给麻烦农民,扩大教会势力,构造教会武装,自掌行政,自设公堂,不受中国怙恃官府管辖,仿佛成为“国中之国”。义和团活动中,天主教侵犯势力虽遭到繁重冲击,但《辛丑公约》签定后又死灰复燃,以教案赔款方式掠夺了大量地盘和牲口,侵犯活动越发疯狂。

日本继沙俄以后,趁西方列强忙于欧战之机,经济侵犯、政治侵犯左右开弓,成为 20 世纪初侵犯中国蒙古地域的首要国家。1905年,作为日俄战争的克服国,日本经过与沙俄的三次“协约"和四次“密约”,将南满和内蒙古毛衣东南部划为日本的势力范围(北满和外蒙古以及内蒙古毛衣西部仍为沙俄势力范围),起头周全推行其殖民扩大与掠夺政策。随后以设在大连毛衣的关东都督府和南满铁道株式会社为大本营,向内蒙古毛衣东部地域派派遣了多量奸细职员。这些奸细职员以贩子、教师、喇嘛等分歧身份,潜入蒙古盟旗,撮合蒙古王公,出售枪枝弹药,汇集经济、军工作报,为策划“满蒙自力”做预备。1915年,日本帝国主义提出衰亡中国的“二十一条”,更是把内蒙古毛衣地域作为首当其冲的侵犯方针。

以沙俄为主的帝国主义列强的入侵,从商品输出到本钱输出,从割占国土到分别势力范围,从经济掠夺到政治控制,直至策划蒙古“自力”,企图吞并蒙古地域,使内蒙古毛衣逐步沦为半殖民地。

随着这一半殖民地化的历史进程,内蒙古毛衣由封建社会同步演变成半封建社会。


内蒙古毛衣半封建社会的构成,除上述本国本钱主义势力的渗透外,还有一个重重要身分,即清代对蒙政策的改变。雅片战争今后,代表封建田主阶级好处的满汉权要的结合统治,逐步取代了以“满蒙结合统治”为根本的满洲贵族统治。清代对蒙政策随之发生了严重变化。其标志为败坏直至烧毁“蒙禁”,推行新政。所谓“蒙禁”,是清政府推行的限制蒙汉民族之间、蒙古地域与本地之间的社会交往与经济、文化交换的政策,其首要内容有:制止放垦蒙地,制止蒙汉通婚,制止利用华文和聘用华文教师、书吏,制止用华文命名,等等。这项政策,旨在稳固满蒙同盟,以建立统治全国的前方基地。19 世纪中叶,清政府首先放松了禁垦蒙地政策,前后将昌图、长春毛衣二厅升格为府,管辖新设备的蒙地县,同时在察哈尔地域推行蒙地官垦。1902年,清政府迫于国内外大势的压力,不能不在全国推行新政,放垦蒙地成为其在内蒙古毛衣推行新政的首要内容。清政府在绥远城设立了督办蒙旗垦务总局,其下又设丰宁垦务局、张家口毛衣垦务总局和西蒙垦务总局,别离打点察哈尔各旗和乌兰察布毛衣盟、伊克昭盟各旗垦务。东蒙垦务别离由黑龙江毛衣、吉林毛衣、盛京将军和热河都统督办。至此,禁垦蒙地政策现实上已被完全烧毁。1910年,清政府公布政令,明令拔除“蒙禁”,答应蒙地开垦,嘉奖蒙汉通婚,提倡教习华文和利用华文。这标志着清政府完全改变了对蒙政策。在开放“蒙禁”的同时,新政在内蒙古毛衣地域慢慢推开。除放垦蒙地外,还包括编练新军、创办书院、激励工商等等。其中,对内蒙古毛衣社会发生深远影响确当属筹蒙改制。1905年今后,清政府为了增强对蒙古地域的间接统治,对蒙旗体制停止了鼎新。一方面调剂了统治蒙旗的机构,在东三省设蒙务局、司;一方面在内蒙古毛衣成批地设备州县。同时规定,蒙旗办新政,须统由怙恃官监视履行;原蒙旗自办案件,地方州县有权复审;蒙旗原本的司法权移交地方州县司法机关;汉民对蒙地享有永租权。

“蒙禁”的废除,新政的推行,完全打破了清代隔离蒙汉民族的壁垒,竣事了蒙古地域的封锁状态,摆荡了蒙古地域自力更生的自然经济的根本。同时,清政府经过筹蒙改制,增强了对蒙古地域的统治。

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犯,清代对蒙政策的改变,对内蒙古毛衣社会经济发生了严重影响。随着“蒙禁”大开,内蒙古毛衣南部出现了大片农业区,仍然处置畜牧业的蒙古族大众被迫集合至北部山区或荒凉地带,畜牧业生产逐步衰退,蒙古民族的保存遭到了威胁,农牧冲突日益突出,并进而致使了蒙汉民族之间的冲突;以商品输出为为主的本国本钱主义的入侵,在促使内蒙古毛衣商品经济成长的同时,破坏了内蒙古毛衣自力更生的自然经济的根本,内蒙古毛衣本钱主义经济、文化身分起头发生、成长,但这类成长又遭到来自帝国主义和内蒙古毛衣封建势力的两重榨取;以本钱输出为主的帝国主义的入侵,在促使内蒙古毛衣新型工矿企业、近代邮电交通奇迹成长的同时,使内蒙古毛衣在经济上落空了自力性,在政治上损失了主权。

总之,帝国主义列强在内蒙古毛衣掠夺了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的权益,使内蒙古毛衣沦为半殖民地。帝国主义与清代统治者以及内蒙古毛衣的封建势力勾结在一路,严重障碍了社会生产力的成长和政治的进步,死力保护封建统治次序。是以说,20世纪初的内蒙古毛衣,已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最好的茶叶都在这里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最好的茶叶

多维度在线交流 新房独家优惠 线上预约线下线上

扫码下载APP
免费赠送红包